&ldquo

2016-11-27 15:27

“传被告人到庭!”10日下战书两点半,身体矮小的被告人徐利利被押上法庭,他走起路来摇头摆尾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事发前几天,徐利利忽然回了趟老家,带回了三张自己的照片,说是送给大女儿,又去妻子打工的火烧店逛了一圈,告知家人自己活够了,但死也要拉上“他们(郑董)二人”。

跟着案件的侦破,背地暗藏的一段三角恋情浮出水面。

情人找的新男友偏偏是他同学

本人有两个女儿却简直不回家探访

在法庭上,面对审讯长、公诉人、被害人代办人和辩解人的提问,摇头晃脑的徐利利答复最多的两个字就是,“不”。他的举止有些掉以轻心,回答却老是很罗唆。

分别后,徐利利很快就懊悔了,他屡次爬窗进入郑小兰家,甚至曾强行扒光其衣服。为了能与郑小兰跟好,他给董月涛打电话,盼望其不要掺和这事。

忍气吞声的妻子已向法院起诉离婚,而姘居的郑小兰又提出分手,徐利利觉得了深深的挫败感。晓得郑董二人在一起后,就发生了报复心理,他多次在朋友会晤条件到,“无论是死是活,小兰都是我的人”。

夜晚爬六楼入室,连砍情敌26刀

“爸爸,不要砍了,我都吓尿裤子了。”徐利利供述称,他在砍董月涛时,郑小兰的女儿走近客厅,还像平常一样喊他“爸爸”,这让他心软了,对郑小兰下不了手。

原来,徐利利是有家室的人,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都在老家,两年前认识理发店的郑小兰后,他竟抛妻弃女,和郑小兰“私奔”,抚育郑小兰的两个女儿,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年老的父母却不论不问。

据警方通报,董月涛全身共26处刀伤,重要集中在头、颈、双上肢。

5月26日中午,去友人家喝完酒的徐利利到一超市买了把菜刀,便打车直奔丹凤小区。到楼下发现郑小兰家里的灯亮着,他踩着外面的墙爬到6楼郑小兰隔壁601室。坐了1个多小时后,看到郑小兰家的灯灭了,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才从阳台爬过去,随后便产生了持刀砍人的惨案。

事实上,案发时郑小兰也曾命悬一线,多亏是大女儿的一声“爸爸”,打消了徐利利的杀人动机。

今年5月,38岁的长清男子徐利利来到曾经的恋人窗外,却不是为了看那个可恶的影子,而是爬窗而入,持刀将恋人的新男友连砍26刀,致其抢救无效死亡。10日,济南中院公然休庭审理这起恶性杀人案件。

徐利利是个大货车司机,作案后他开着老板的重汽豪沃货车开端了流亡之路。其后,警方敏捷宣布了紧迫通缉令,而车主孙某也到处找他。

据徐利利供述,今年5月1日前后,郑小兰嫌他挣钱未几,两人吵了一架就分手了,他把一些家具和电动车统统拉回了乡村老家。但没过多少天,他得悉郑小兰又与董月涛好上了,而董恰是他的初中同窗,这让他心里十分好受。

董月涛只穿一件内裤坐在客厅的床边,还没反映过来,徐利利已经提刀走到床前,他一只手按住董月涛的头,一只手持刀猛砍董月涛的头部、颈部,鲜血直流。

画面回转到5月28日晚,郑小兰刚躺在客厅的床上筹备睡觉,突然听到卧室窗户有动静,房间里睡着她的两个女儿。“什么情形?”她赶快跑从前,只见隔着纱窗有个黑影,她一眼就认出了是谁。

“董月涛!不好了,徐利利来了!”她一边喊,一边往客厅跑,此时窗外的徐利利推开纱窗纵身一跃,紧随着也到了客厅。

长清区大学路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发明地板上、床上全是血,而董月涛浑身是血坐在客厅床上,在转院医治进程中经挽救无效逝世亡。

5月28日早上,孙某在台前县一加油站发现了自己的货车,随行将徐利利把持住。

而当公诉人问到“你与郑小兰的婚姻状态”时,他有些犹豫地说了一句,“能不说这个吗?”

“我改了!我走!”血肉含混的董月涛开始求饶,可徐利利不搭理,一口吻砍了20多刀,才停下手来。临走时还要挟郑小兰,“不要报警,不然我就弄死你。”

民警依据车辆信息,发现徐利利作案后驾驶该车沿104省道向肥城方向逃跑。

本来,两年前,徐利利去赶集时意识了干理发的郑小兰,双方你来我往,逐步发展成为恋人。2014年,徐利利和郑小兰同居了,租住在案发的长清区丹凤小区某号楼602室,同住的还有郑小兰与前夫所生的两个女儿。